奥地利0-1负克罗地亚 除了点球一切都比对手好

本报讯(不周)北京时间9日凌晨3时,夜色渐渐爬上了维也纳的上空,偌大的恩斯特·哈佩尔球场只剩下几个记者,和一群收拾残局的工作人员。一个小时前,奥地利队刚刚在这里完成了其在欧洲杯历史上的首场决赛阶段比赛,遗憾的是,奥地利人在开场第4分钟送给对手的一个点球,让他们与另一个东道主瑞士成了真正意义上的难兄难弟。

赛前,在维也纳的各种媒体上,出现频率最高的两组单词分别是“Rot-Weiss-Rot”和“Fieber”。“红-白-红”是奥地利国旗的颜色,而“Fieber”除了有“激情、狂热”之意,更多的含义是“发烧”。但欧洲杯这场高烧,并没有让冰一样冷静的奥地利人失去理智,在城市的街头,当地人除了在汽车上插两面奥地利国旗,脸上涂一点油彩,几乎听不到任何歇斯底里的喊叫。维也纳市政广场上倒是设有一个可以容纳十万人的球迷区,可从那里出来的声浪,多半都带着克罗地亚口音。

奥地利人并非对自己的国家队无动于衷,他们只是觉得,要将自己原本不多的激情用在刀刃上。所以在进入恩斯特·哈佩尔球场的时候,奥地利人仍然只是在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直到国歌奏完,奥地利球迷终于爆发了,尖叫声,喇叭声,吆喝声,让现场的两万多名穿格子衫的克罗地亚球迷顿时看傻了眼。

如果世间真的存在灵魂,恩斯特·哈佩尔———这个奥地利历史上最伟大的足球运动员,一定会为自己的同胞骄傲。

和瑞士队主帅库恩一样,奥地利队也完全可以高昂着头离开体育场。除了比赛第4分钟在己方禁区内那次稍显愚蠢的犯规,奥地利队在大多数时间里控制着场上的主动,射正球门的次数更是远远超过了对手。但足球比的不是射门次数,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60岁的奥地利主帅希克斯贝格承认,球队犯了一次错误,又缺少足够的运气。但他表示,“首场比赛总是比较难打,我相信,球队会在第二场比赛中表现得更好一些。”

0∶1的比分,并没有出乎奥地利球迷的意料之外,所以在退场时,记者在他们脸上看不到太多的沮丧,充其量也就是一点无奈和失望。一个带着女儿到现场看球的奥地利球迷告诉记者,如果奥地利队赢球,当然再好不过,但输了,生活也还得继续。末了,记者又听到了那句熟悉的谚语——“Soist-dasLeben”(这就是生活)。是的,在一夜的红色激情之后,维也纳的太阳会照常升起。

搜狐体育讯 北京时间2月7日凌晨3:30分,德国队将前往维也纳和奥地利进行一场友谊赛,结果,凭借拜仁球星克洛泽和斯图加特两名球星希策尔斯贝格与戈麦斯下半场的入球…

Leave a Comment